青山微岚

一路掠过千帆、踏千山,而今寻得真义!

这个内容其实我以前发过的,就是图图上的内容啦!原曲是《画心》来的。
不过我忽然想起好的歌声要大家分享。
微博  @猪凤梨,就是这位亲啦,当初两个小时就唱出来了,让我这个音痴感动得无以复加。(当然啦,还有几位亲也尝试唱了这个,不过有点久了,我忘了,尴尬😢)
不过由于我的失误(忘了告诉这位亲,我的格式是参照忘羡的《与羡书》的),所以这个伴奏少了一段,但是我超喜欢这位亲的声音的,然后我特别感动,这位亲能唱出来,毕竟音痴不懂怎么组合词的抑扬顿挫比较好,就是按照感觉写的。
https://changba.com/s/kGsgHTwdJyPXFIUnwmaAWw?&code=RkvQSz26klrmL-WAzFbAJrHclLA-fkoCBdHpQcXvKRCGeYwmRIOj6yI37j7qUn00H2j0FdcQqg0OE-56QEXMnxM0kVO15dbWba0EaeDfhlMaXRmoWODujC_-yFDvGgUu
(我好像做不来超链接😓等我研究研究)
    
附一段这个音频里的词
《寄星尘》
百花绽  蜂戏蝶舞醉流连
紫电闪  划夜破晓惊梦魇
春风缠  细雨绵
喃喃自语诉思念
山风岚  君魄流落何时还
懒卧天地  侧耳静听鸣蝉喧
抬眼望  墨夜深深星辰灿
夏阳骄  吾心寒
低声逸事却空谈
义城寞  前尘渐遥事境迁
春阑珊  夏流火  岁月煎
昼夜逝  三年欢语盈耳畔
虽明眸  纱覆眼
一袭白衣徒羁绊
踏世路  如君行善纵流年
    
绿叶黄  上下翻飞洒轩窗
万物藏  晴空万里渐失朗
秋风丧  草木凉
旧时丹桂透疏光
寒霜降  孤寂人影不复双
寥落义庄  北风暗隐幽幽梅香
凭栏倚  漠眼远处人熙攘
寒冬伤  难艳阳
轻拭霜华空怅惘
溯往昔  妄误明月缘心盲
【其实就是这里少了一小段】
    
遥忆当年  仗剑掀摊世人唾
君清风  温润容颜如玉琢
再相逢  一场错
泛黑饴糖手中握
孤影单  天广地垠无处躲
四季叹  八载伤  难再昨
锁灵囊  锁不住三魂六魄
光阴梭  斜阳陌
看汪洋潮起潮落
君不归  满腹相思与谁说

【脑洞2】关于温若寒死了以后

# 这个只是有点模糊的想法,实际操作可能不太成功
    
# 温若寒这个人,原著的笔墨描绘很少,所以……应该会ooc😂
    
# 我心目中温若寒是个枭雄,不是温晁那种档次的
    
    
    
射日之征结束了,偌大的温家就这么倒了。
温若寒的魂魄游荡在世间,迟迟不肯去投胎,但冥界也拿他没办法,人家当年一家独大,得了许多好宝贝,其中有一件便是凝魂珠,可保魂魄长留世间,除非他自己愿意去投胎,否则人阎王也没办法。
    
【岐山】
一片凌乱的岐山,各家修士趾高气扬地推着温家的人,口里骂骂咧咧‘温狗,你们也有今天’诸如此类的话,看的温若寒想去踹他们几脚。只是冷静下来后,到底是世态炎凉啊,曾经的那些人可都是卑躬屈膝地在自己面前。
    
【金陵台】
金家势力仅次于温家,正在大肆举办庆功宴,温若寒的火又是直窜心头,甚至开始骂“金光善,你个小人得志的东西,忘了当初是怎么在老子面前一副奴颜婢膝的样子了吗?”只可惜金陵台依旧热热闹闹的。
    
温若寒飘了很久了,见过了温家那些老弱妇孺举着温氏的家纹旗,挂着温狗的牌子,在大街上被人唾骂;见过了温情带着族支东躲西藏,温宁却还是惨死……
    
【乱葬岗】
温若寒跟着魏无羡他们生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今天,他看到了成为凶尸的温宁。不得不说,魏无羡真的是个天才,只是,到底是与世俗格格不入,这不,当初“鬼笛一响,走尸万千”的夷陵老祖憋屈到这鸟不拉屎的破山头了。
    
【金陵台】
温若寒亲眼看着温情灰飞烟灭,看着温宁被偷偷藏起来,心中说不出的滋味,温家,又少了一个人。
    
【乱葬岗】
不出多久,仙门百家到底是不肯留魏婴,他们打着正义的旗号,如同当年对待温家那样,把乱葬岗屠了个干干净净。
    
温若寒在乱葬岗的废墟前待了很久很久,他回忆了自己的这一生。生在这样优越的家族里,自是高人一等的,当年的开山先祖又是何等人物!
只是呐,人总是贪心不足的,温家自诩太阳,想更上一层楼,祖辈父辈从来都是这样的教导,从小受着这样的教育成为一代家主,终究是树大招风,天怒人怨了。
    
    
    
温若寒投胎去了,愿下辈子生做一个平民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脑洞?】关于龙胆小筑的莲蓬

# 其实我是在整理资料的,但我同时听了广播剧也是真的,然后有了两个脑洞,天知道这是为什么😂
    
# 其实我对蓝湛的了解并不深,但是这个可能好操作一点😂

# ooc是惯常了,我其实都不想说了😢
    
    
    
–“母亲,我来看您了。”
–“母亲,我今天去摘了带茎的莲蓬,魏婴说,带茎的莲蓬比不带茎的好吃。”
–“您还不知道魏婴是谁吧?”
–“他呀,是个活泼得过头的人,有点小无赖,时常喜欢逗弄别人,跟谁都能聊得热火朝天的。”
–“他总是会顶撞叔父,经常被罚抄雅正集,每每抄书,总是嘴上说着‘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的话,可转头又犯错误去了。可自从叔父叫我盯着他罚抄以后,我却开始盼着他犯错了。”
–“他是个与我完全不同的人,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从来都是嬉皮笑脸的。”
–“我原以为他是玩世不恭,其实啊,他才是最洒脱的人。我,有点羡慕他。”
–“我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过去,可是每每看着他与其他人调笑,我总是感觉心头堵堵的。”
–“他画过我的人像,偷偷把我的佛经换成春宫,送过我两只兔子……可是,不久前他因护着江姑娘,与金子轩打了一架,被江宗主带回莲花坞了。”
–“母亲,我有些想他。”
–“他说的那些话我都记得,炒西瓜皮我大抵是吃不到了,不过这带茎的莲蓬我终是带回来了。”
–“母亲,您也尝尝看吧。”
    
龙胆小筑的廊上多了一捧带茎的莲蓬,映着斜阳的余晖,好看极了!
    
    
    
——————————————————————————————
【夷陵老祖身死乱葬岗】
满腔深情,奈何缘浅!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大梵山一曲《忘羡》】
‘魏婴,你,终于回来了!’
    
    
    
【龙胆小筑】
–“娘,你看,这就是魏婴,是儿的道侣!”
    
一捧带茎的莲蓬,恰如当年!

【晓星尘】【薛洋】以我灰飞烟灭换你善念不泯

# 关于ooc,但凡不是作者写,大概都有ooc吧😳
# 有些事情不要问原因,我脑洞就是这么样的😂
    
    
    
晓星尘虽然魂碎了,却一直都有些模糊的记忆。随着宋岚携着他的锁灵囊踏遍世路,那些好的坏的记忆渐渐串成了他的一生;哦,还要加上义庄的那八年和宋岚带着他的这些年。
当晓星尘的魂魄能入轮回时,宋岚叮嘱他来世要过得好好的,并继续养着阿菁的魂魄。
晓星尘踏往阴间,回首数十载光阴,恨吗?他想,是的,恨;可更多的却是叹惋和疼惜,谁呢?薛洋,就是那个害得他魂碎的薛洋。晓星尘跟着宋岚的这些年里,看过太多的人世险恶,比如那时宋岚见一个乞儿断了腿乞讨,实在可怜,给了他钱,后来却发现,那孩子是被人故意打断腿放在路上赚同情心骗钱的……那些腌臜的事儿实在是这位清风明月无法想象的,每次遇上都要伤心好一阵子;倒是后来,宋岚学会了凡是都要留个心眼儿。
晓星尘回首往事,忽然很想见薛洋,很想,很想,他想与他说句对不起,却不知道那爱吃糖的虎牙少年会否在奈何桥前等他?
当晓星尘来到奈何桥前,询问过孟婆,得到的却是薛洋因十恶不赦,阎王罚其不喝孟婆汤,滚过钉床,重历此世十回,待其刑罚结束,方入畜生道。
晓星尘不顾孟婆劝阻,以魂魄凝成实体,到处寻觅薛洋的下落,当他来到一座城外时,见到一屠夫样的中年男人正架着一辆牛车像一个稚童冲去。那个小孩想吃点心而去送信却遭断指的故事瞬间涌上晓星尘心头,他甚至突破了自己的极限,终是救下了薛洋。尽管有些心理准备,可当看到薛洋不停颤动的身子以及鼻青脸肿的模样时,晓星尘还是震惊了,随即一股怒火涌上心头,“常家主,晚辈劝您善良!”晓星尘抱着薛洋找了间客栈,为他疗伤,却感觉到薛洋失了记忆;算算时间,这已是薛洋受罚的第二世了。晓星尘抱着薛洋,轻轻哄着,待他睡着后,放在床上,想要为其掖好被角,却发现他死死拽着自己的衣服不放,无奈只好陪他一起躺着。
第二天一早,晓星尘为薛洋准备了甜甜的糯米圆子,薛洋却只是缩在床的角落里,待晓星尘终于让薛洋相信这是送给他吃的,薛洋才开口“谢谢!”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晓星尘听了这软软的道谢,愣了好一会儿,不禁鼻子一酸‘原来他曾经是这样的’‘没有记忆也好,这一次,我定会让你长成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春去秋来,又是八年光阴,薛洋跟着晓星尘识文断字,练剑习武,虽然有时会调皮一下,终是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全然没有当初阴鸷的眼神和甜腻腻的笑容却来捅你一剑的样子。晓星尘却是到了大限,他本就是魂魄,却强行凝成实体逗留阳间,虽然平时已是百般温养自己的魂魄,却终究是强弩之末了,再加上他是曾经魂碎重聚的魂魄,最终只能走向灰飞烟灭。
当晓星尘渐渐消失的时候,薛洋哭得撕心裂肺,晓星尘还是微笑地看着他,一派温润的模样,“阿洋,这一世,你很好!”善念未泯,愿你一世长安,我的阿洋。
    
    
    
——————————————————————————————
薛洋坐在地上瘫坐在地上,呆愣愣地看着晓星尘消失的地方,那些曾经的记忆却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呵~为什么?晓星尘,你为什么?你个傻子,被我害成这样,好容易有了轮回,竟还要来救我这个十恶不赦的人!为什么!你为什么……”吼到最后,薛洋的声音又成了呜咽。

––听,什么东西碎了?
––是薛洋的魂魄。
    
    
    
“吾,薛洋,自碎魂魄,赎满身罪孽!”
道长,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一片心意,可独留你一人散落在这尘世,太孤单了,我不愿。

【江枫眠&虞紫鸢】今日份魔道有感

百年虞氏傲仙门
刀口慈肠苦心仁
江南莲坞拂晚风
轻扬笑靥性尔温

阴错阳差得共枕
暗藏心意冷眉横
冰颜愁容恰情深
奈何缘浅难消恩

双双赴死空遗恨
徒留玉簪蒙浊尘

看了今天的魔道,眼泪掉了一箩筐😭😭😭
虽然羡羡和舅舅之间真的很惨;但是,反正由于各种因素,我今天最心疼的还是江虞二人。
这两个人啊,明明心里都有对方,结果却……谁也不说,到死的那一刻都还不知道对方心里有自己😭😭😭
作为上帝视角的我们:书里面,江枫眠能解开虞紫鸢用来绑住江澄和魏婴的紫电,才解对方心中情意;漫版那根被虞紫鸢摔断,江枫眠又拿去补的那根簪子,更是能看出江枫眠心中有个虞紫鸢。
可作为当事人的江虞二人最后面对面死去,却仍未知对方心中情意😭😭😭最后空留那簪子落在地上,无人问津。

#恶友#友情向

emmmmm……打油诗一篇,来呀~造作呀!

【全员向】谈谈我对《魔道祖师》的看法

本篇出现的人物不分先后,我想到了就写上去,但我尽量有点逻辑。(毕竟我偶尔发点东西,从来不打草稿的)
接下来的所有内容仅代表我的个人观点,并且可能会有一点偏向,个人爱的是薛洋,也很心疼金光瑶。
【PS: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对,请你当我是在放屁;但如果你非要说点什么来怼我,言论自由,我也管不住你,但我不会回复,毕竟做不来撕逼的事情,而且即便你说的和我截然相反,但你如果来举证一大堆我看不懂的东西,我这种没脑子的人可能就跟你走了。。。】

【魏无羡】
在我的眼里,魏无羡其实是个有英雄病的人。对于被帮助的人来说,魏无羡但见不平必出头的作风,确实是能让他感恩戴德的;但是这样的作风,我却是不敢苟同的,正是因为他的好打抱不平,发生了穷奇道,不夜天这样的无法挽回的事件。虽然原作中,魏无羡是被原谅的,但我觉得吧,这样的悲伤是烙在他的灵魂上的,不是一句两句被原谅就可以了结的,这是要伴随他永远的,让他午夜梦回都疼痛难言,他的打抱不平让他背负的代价太大了;但是他仍旧有这样一颗心,到后来他在自己身上画召阴旗,救得可都是不待见他的人。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人会不喜欢有这样一个人替自己打抱不平的人,只是,产生的后果无论是好是坏,都是要这个人去承受的,太痛苦了;所以生活中也很少有这样的人。

【温宁】
人人都只记得夷陵老祖座下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将军,却不曾有人记得他当年也是一个胆小害羞的少年。魏无羡曾给他善意,因此他竭尽全力地去回报,可他姓温啊,那时,姓温便是错的,他终究带着满腔不甘死去,成了恶名昭昭的鬼将军。

【温情】
一朝日落,即便她从未杀过人,即便她曾救人无数,她这一脉老弱病幼还是要被冠以罪人的称号。看着书里的描述,我感觉就像是曾经wg的时候在抓人游行、批斗(我记得书里面提到让温苑的奶奶举着温狗的旗子让人唾骂),最终还因为弟弟的失控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

【江澄】
说到江澄,可以联系到魏无羡,如果说魏无羡是个有英雄病的人,那么,我觉得江澄就是那种“我可以帮助你,但是前提是我能够保证自己没问题并且我还有余力,那我就会竭尽我的余力来保护你”。当然,这只是江澄对待陌生人的一个态度,他不会像魏无羡那样,哪怕是只见过一面,你遇到困难我都会不遗余力地来帮助你,这样的江澄确实是做家主的料子。但是对于他放在心上的人来说,他其实和魏无羡是差不多的,详情请参考江澄失去金丹的真相。这样看来,我觉得云梦双杰在是三观上有差异,所以最后才会越走越远。

【江厌离】
将厌别离,多么幸福的名字,却,那么的不幸。江厌离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子,可谓是贤妻良母的典范。在这样一个家庭环境里长成这样美好的品性,真的是难能可贵了。只是,上天跟她开了一个太大的玩笑,在她幸福的出嫁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就这样不幸去世了,真的是让人唏嘘不已。

【金子轩】
金子轩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这是他优越的出身奠定的,兰陵金氏的一贯作风养出来的性子。但是金子轩确实是一个非常有风骨的人,敢爱敢恨,不像他的父亲那样畏首畏尾,心机深沉,他是一个非常光明磊落的人。只是,世事实在无常,他就这样陨了命,让人叹惋。

【金凌】
一个失去了父母庇佑的孩子,没有同龄人与他一起玩耍,还要生活在勾心斗角的金陵台,纵然有小叔叔和舅舅的照顾,又怎能代替父母在他生命中的角色。用冷言冷语来掩饰着内心的落寞,掩饰着自己的脆弱,将自己保护起来,可是,这又怎么该是一个半大孩子该做的事情?是因为失了父母,让他不得不“长大”。

【江枫眠&虞紫鸢】
江虞二人实在算不得一对合格的父母(其实说起来,魔道里面的父母都不合格)。这两个人啊,心里都有对方,但谁都不说,导致错过,真的很遗憾。虞夫人心里有江枫眠,任哪个女人心里有对方,能容忍对方对情敌的儿子好?江枫眠对江澄和魏无羡,其实完全可以参照你自己和你亲戚家的小孩儿,你见过你爹妈骂人家小孩的吗?况且江澄是要做家主的人,自然不是同等的对待,而魏无羡是故交的孩子,能平安快乐长大,就对得起朋友了。只是吧,毕竟有江枫眠曾经喜欢藏色那么一层在,而小孩子都渴望父母啊,江澄自然会不开心,做母亲的当然也不满。至于江枫眠,温文尔雅,或许开始的时候,确实对虞夫人出于责任,但是不管怎样,都有了江厌离和江澄,如果貌合神离,完全可以没有孩子,所以我觉得这两个人是有爱的。

【蓝忘机】
蓝忘机从小接受的教育便是端方雅正,一直都是仙门世家的楷模,直到有一天,他的生命里闯进了一个叫做魏婴的人,这是一个和他截然相反的人,却在与他接触的过程中,乱了自己的心弦。那些感情让他手足无措,但性格使然,他什么都未曾说,直到魏无羡身死,十三年的情深,终于在魏无羡归来后修成了正果。

【蓝曦臣】
或许是蓝曦臣相比蓝忘机,有了些许父母的疼爱,他显得更加的温和一些;而他又作为兄长,对自己的弟弟可谓是非常宽容了。但他毕竟是一家之主,家主啊,面上风光无限,他要承担,要考虑的东西又太多了。或许是上位者久而久之都会有疑心吧,到最后,他疑了金光瑶,后来,他便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和他父亲一样,闭关守心。

【蓝启仁】
我觉得蓝启仁是一个受到条条框框约束的人,坚持着人伦道德,是一个束缚在传统下的人,所以他会反感魏无羡提出的鬼道;而且作为一个有丰富阅历的人,他知道所谓的仙门百家已经逐渐腐朽了,所谓的名门正士不过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人,再出于对一个资质尚佳的小辈爱才之心,才会那样严厉地斥责魏无羡不要去接触这样的东西。

【蓝思追&蓝景仪】
蓝思追更为稳重一些,蓝景仪则相对活泼,不那么沉稳了。这是两个云深长大的少年,真真端方雅正,蓝氏作风,不过啊,终归是少年心性,很是崇拜魏前辈呢。蓝思追,希望他永远不知道自己曾经是温苑,曾经的乱葬岗发生了什么。

【苏涉】
至于苏涉,我觉得他是很多普通人,平民百姓的写照,大多数人尽管明白良善,但终究是要先保自己的。他吧,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终究是意难平。其实我觉得吧,以他的资质,也还可以,只是他们这一辈有魏无羡,有蓝忘机,有太多优秀的人,而且像孟瑶,就算是半路出家,也风光无限(虽然背后真的太让人心酸)。

【金光瑶】
我更喜欢叫他为孟瑶,因为“金光瑶”这三个字太过讽刺,和父亲用同一个字,这算什么?满面假笑的敛芳尊,一个坏的汲汲营营的人,为了追求一个“金”姓,为了维护敛芳尊这三个字,他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阴谋不断,害人无数,最后啊,还是一场空。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也会后悔吧,可是一但睡醒了,他就得是那个言笑晏晏的敛芳尊。他这一辈子啊,或许还是最怀念自己是孟瑶的时候吧。

【聂明玦】
他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又因为修习家传刀灵的缘故,脾气比较火爆。他是一个出身优越的人,怀着善心对待孟瑶,但是他却发现对方是个道貌岸然的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和玩弄。本着大哥的责任,他开始教育自己的三弟,可三弟有着自己的无可奈何;面对屡教不改的三弟,大哥很无奈,面对不能理解自己的大哥,三弟积怨深深,最终啊,小人总是要胜人一筹的。

【聂怀桑】
他也曾真的花鸟虫鱼,奇闻异录,一问三不知。可是啊,庇佑着自己的大哥死的蹊跷,他要查明真相,也许,知道是三哥害死了自己的大哥,他很震惊,却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也许,他也曾挣扎过,但他还是走上了复仇之路,成为了一个心机深沉的阴谋家。

【薛洋】
七岁断指,薛洋开始成长为一个无恶不作,睚眦必报的小流氓,险恶的世界将他逼成了一只随时都竖着刺的刺猬。那场灾祸以后,或偷或抢,他所有的东西都是靠自己得来的,直到那年,金光瑶给了他一把匕首,后来给了他一袋糖,他便为他卖了一辈子命。但是啊,身处深渊的人,又怎么会不渴望光明,晓星尘就是那束光,可惜,他还是丢了这束光,飞蛾扑火,注定无望。薛洋他是烂泥里滚出来的人,活得太苦,所以嗜甜。

【晓星尘】
晓星尘就像是温室里面培育的花朵,他不谙人世险恶,遇上了一个从烂泥里面滚出来的薛洋,他在善恶方面实在是太脆弱了,像块易碎的玻璃。在他的心里,这世界是美好的,却不知道,原来是如此的不堪。其实,我觉得,如果晓星尘能慢慢地遇上这世间的不善,比如,从一开始他把钱给了一个乞儿,却不曾想那个乞儿原来是被人故意伤害而出来骗钱的,让他一点点看到世间的恶,他就会慢慢成长,或许对薛洋也不会那么难接受了。只可惜,他一出山,遇上的便是常萍的求助,是屠人满门的大恶,让他对人世美好的认识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后来又得到自己手染无数无辜人的鲜血的真相,完全奔溃,得了魂碎的结局。

【阿菁】
一个很可怜的白瞳少女,但是活泼开朗,但是我挺理解不了这个姑娘的。她对薛洋的第一印象很不好,认定了他是个“坏东西”,因此处处不待见薛洋。我知道,这里有我喜欢薛洋的成分在,但是阿菁她宁肯相信一个只见了一面的宋岚,却不愿对朝夕相对三年的薛洋怀有一丝善意,确实让我很难过了。

【宋岚】
傲雪凌霜宋子琛,面对道观被屠,自己失去双眼,他不知道自己该怪谁,只好将一切都推在了晓星尘身上,挚友反目。后来,他想明白了,去寻找晓星尘,却又死在挚友剑下,成了凶尸。他们几人的是是非非根本无法评说,但是吧,我也觉得,薛洋确实是过错最大的一方,因此他得了必死的结局,而宋岚最后清醒过来,“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邪灭奸”。

【绵绵】
作为全书为数不多的的女性角色,绵绵的结局可以说是最好的了。我对她最深的感触就是很有骨气,即便那家纹道袍来之不易,是她梦寐以求的,但是她有自己的坚持,在她心里,有自己做人的底线。

接下来还有几个真·坏人,我恨不得掐死他们!!!(以下内容本人情绪过激,不是评价,也没什么好评价的¬_¬`)
魔道最讨厌常慈安,他没有慈,所以不得安,因为他不配!!!
二讨厌金光善,你做不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为什么要去招惹孟诗,就活该配上这样的死法,活该!!!
后面是温晁,王灵娇,这都是真恶人,温晁么,毕竟出身优越,为人嚣张,但他好色好出个王灵娇来,我就想打死他,王灵娇个小人得志的。温晁,王灵娇,你们赔莲花坞,赔舅舅的亲人来!!!

【最后是关于魔道这本书】
首先,看了作者的三本书,确实是一部比一部更好,像天官的时间线处理就比魔道更容易看懂。就我看来,魔道的世界框架构造的很大,但是叙述并不清楚,有些事情没有交代好;再有,它的收尾,我觉得我老攻说的对,因为框架太大,有点虎头蛇尾,最后没怎么收住。
当然啦,魔道是很成功的,我觉得它最棒的地方就是关于人物的塑造,撇开那几个王八蛋不谈,它的每个人物都是非常丰满的有血有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可奈何,非常的有真实感。
还有啦,我觉得魔道的成功,亲妈生产当然不易,也感谢亲妈写了这样一部作品。但我觉得魔道这么成功也是离不开道友们的优秀同人作品的推广,这也为魔道成功做了非常大的贡献。
总之,希望魔道越来越好!

我的妈!突出现一位小可爱 @瓶中萤火墓 管我叫做大佬,真的是太意外了,感谢你的喜欢!
(真的非常感谢你看得起我,有种一瞬间心情上天的感觉。我不写文,没有脑洞没有耐心,文笔烂😂😂😂。最多只是兴致来了会撸一段,而且基本是因为被人刀得不行了,产生的反击😂)

瓶中萤火墓:

被大佬关注了 @青山微岚

【恶友】身怀赤子之心,世界却未温柔以待!

(非cp向)
我是小学生文笔,人物或有ooc,不喜勿喷。
我感觉自己又被刀了两天,👀已经肿得像核桃,所以决定反击,这大概是典型的报社心理!

#私设# 晓星尘的尸体未被火化且被宋岚带走;宋岚的舌头被魏无羡找到并已经接回去了

春光明媚,薛洋正背着降灾走在去白雪观的路上,他叼着一根草,嘴角带着些笑,甚至还听到些不知名的小调,好一派小流氓的作风;只是若细品他脸上的表情,便会发现他眼眸里带着些许怀念,些许苦涩,可他步伐里确是带着些如释重负。
这是薛洋义城断臂后的第五年。
当日,他被传送符带走后,是被金光瑶救了,养了一年的伤,又靠着临死的感悟以及自身鬼道的天赋,终于研究出了割魂补救之术。这期间,薛洋还将与聂明玦共同被封棺的金光瑶救了回来;毕竟,这是自他七岁断指后,第一个给过他东西的人。
许是八年模仿晓星尘,又或许曾濒死过一次,薛洋不再棱角分明,锋芒毕露,乍一看,还有几分温润的模样。现在的他,只想去到白雪观,将晓星尘万无一失地救回来。
薛洋到的时候正是中午,为了避免和宋岚撞上而节外生枝,所以他寻了家客店,决定晚上再出发。
子夜时分,天上的星星忽闪忽闪的,像极了那人的眼睛,只是……
薛洋加快了脚步,靠着对宋岚气息的熟识,很快便找到了他的方位,又下了极重的迷药,取出了晓星尘的锁灵囊和身体,还顺带了阿菁的那只锁灵囊。
薛洋掂了掂手中的锁灵囊,不禁苦笑“不过五年啊,竟是重了这许多,呵……”不过薛洋终究是坚定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他咬破手指,小心地画好血阵,将晓星尘放进去,又生生地分离了自己的一魂二魄送入锁灵囊,将晓星尘的魂魄补全后,慢慢送入身体,确定融合地很不错以后。薛洋又送了一魄进阿菁的锁灵囊,助她的魂魄能入轮回。做完这些,薛洋将晓星尘以及阿菁的锁灵囊送回白雪观,在经过宋岚的房间时,薛洋猛一拍脑袋,又折回去将眼睛给了晓星尘,还叹自己莫不是分魂导致智力下降了。
薛洋陷入一片黑暗,却也只是适应了一盏茶的功夫,毕竟,曾经八年的白纱覆眼,不是吗?当孟瑶找到薛洋的时候,薛洋正坐在树荫下,满面的血痕,双眼空洞,孟瑶的玲珑心思又怎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叹了口气,走过去,“怎么样?你要做的事,成了?”听到这话,薛洋的脸上忽然浮现了极为灿烂的神色,嘴角上扬了好几分,重重地点着头,那样的神采飞扬,是孟瑶救他回来以后从未见过的。孟瑶不禁鼻子一酸,“那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小矮子,我又去了一魂三魄,况且心愿已了,便是将死之人了,什么打算都不再重要了。”听着这样毫无生气的话,孟瑶不禁想到,当初薛洋为了救自己,也是这样分了魂魄给自己,如今薛洋也只剩一魂一魄了,更重要的是,薛洋已无求生之欲,便只能等着死了。想到这里,孟瑶开口,“那正好,你不会不知道,我也是活不了多久的人,毕竟这具身子融合得也算是一塌糊涂了。我们便去寻个山村,过过人生最后的日子吧。”良久,薛洋吐出一个字,“好!”。
这里是光明村,三个月的时间,足够薛洋和孟瑶在这里安顿下来,过着安详的日子。当初经过这里时,薛洋已经万分虚弱,被村里的一个郎中救了下来,修养了半个月。听说这里叫光明村的时候,薛洋忽然出声“小矮子,就这里吧。”孟瑶瞬间便知道了他的意思,光明啊,那是他们多么向往的东西,纵然身处黑暗那么多年,到底是向着那点光的,可是,终究是奢求了,飞蛾扑火,结局自然是要粉身碎骨的。
于是,两人就这么安了家,这里的村民都是那样淳朴,也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的过去,两张生的便宜的脸自然也是吃香的,这两人到底是在最后的岁月里过上了梦寐以求的生活。
已经是中秋,薛洋和孟瑶坐在树下,吃着月饼,便当是团圆了。薛洋忽然开口,“阿瑶,……”薛洋从未如此称呼过孟瑶,这让他不禁有些心慌,总觉得是要失去什么了。薛洋的精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好,“你知道吗?小时候,我爱吃糖,想吃那盘点心,却是遭了那样的灾祸。从那以后,我开始成长为一代魔头,仿佛不会疼似的,却更是嗜糖如命,毕竟,我心里是那样苦;所以啊,你赠我那把匕首,是那些年我唯一经过别人得到的东西。”孟瑶不禁想到了自己,纵然自己再苦再难,至少自己的童年还有一个母亲,一个一心爱护自己,想让自己成才的母亲,眼前这人却是打小便要自力更生,又遭受了那样一场苦难;人人都说他无恶不作,却不过是被生活逼成了一只刺猬罢了。
“那时候,我知道你存了利用我的心思,可我还是跟你回了金陵台;知道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甚至变本加厉地掀摊子耍流氓,那是因为我喜欢看着你为我收拾烂摊子的样子,因为有个人会护着我呀!”说到这里,薛洋脸上带着些许得意,孟瑶却是湿了眼眶,嘴上倒是说着“你呀~”带着无限宠溺。
“后来你杀我,我确是恨过的,可是啊,你是这样一个谨慎的人,又怎会只是将我重伤便抛出去了呢?后来我就在义城生活了。”说到这里,薛洋的神色黯淡了不少,孟瑶便起来去抱住他。义城的那几年是薛洋最像一个少年的时光,可是啊,那几年终究是他偷来的,等晓星尘知道他是薛洋了,这样的梦便碎了。孟瑶身躯瘦小,却是竭尽所能地在将温暖传递给薛洋。
平静了不少,薛洋又开口,“你知道吗?那时我去救晓星尘,原本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毕竟他的魂已是碎成那副模样。可是,当我拿到锁灵囊的时候,竟是出乎意料的分量,他已经恢复到了那样的程度,不过五年而已,这让我在义城的八年费尽心思看起来仿佛是一场笑话了。”薛洋的无可奈何,薛洋的悲伤就这样传递给孟瑶,让他的心颤得像是要碎了。“不过这样也好。我还能送了那小瞎子入轮回,这样啊,除了宋岚的凶尸身份,我终究是不欠他们什么了吧。”
“我们这样的人啊,明明最是黑暗,却偏偏要向着光明去,渴望能得到些垂帘,不过是遍体鳞伤啊。”孟瑶忽然开口,“你看看我,用了半生去追求一个‘金’姓,去维护‘敛芳尊’这三个字,到头来是什么呢?我用了无数手段,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满嘴谎言,害人无数。我没有一天过得安生,没有一天不想结束,可我就是执念在此了,午夜梦回,那样后悔,可是醒来后,我便又是那个满面假笑的敛芳尊了。”
薛洋沉默着,他从第一眼就知道孟瑶绝对不是面上那样的人,便总是说他笑得恶心。后来,孟瑶听到孟诗不能被赎身的原因,听到金光善对他的评价,却是笑得更假了,还听到孟瑶说越是这样就越是要笑,心里面实在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两个人在这样的日子里诉说着不堪回首的往事,同样恶劣的两个人就这样相互汲取着温暖。
这天晚上,薛洋梦见晓星尘已经恢复完全,和宋岚仗剑行侠的样子,当他们发现他时,愣了愣,却还是报以一笑,薛洋终是满面安详地彻底闭上了眼睛。而孟瑶,因为身体的不契合,也慢慢走向死亡,不过他已是看透了自己的这一生,了无遗憾了。
这两个人啊,被世人称作是“恶友”,一个恶得明目张胆,一个坏得汲汲营营,却没人知道,他们也曾是怀着赤子之心来到这世上的,却未收到这世界的一丝温柔。

【薛洋】如果,我从未见过光明,我便不惧黑暗!

薛洋不懂,没人教他,那些莫名的情绪来的太突然,但他喜欢,他想要!
他可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小流氓啊,带着几分赌气“我是十恶不赦,可他是明月清风,如果……如果,他也像我一样杀了很多人,手染鲜血,那我们是不是就一样了?”
撒了尸毒粉,让霜华引了晓星尘去造杀孽,可他怎么会知道,晓星尘就这样没了,猝不及防,让他比断指还要痛上千倍万倍?
然而,错了,就是错了!
只愿来世不见!
如果,我从未见过光明,我便不惧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