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微岚

一路掠过千帆、踏千山,而今寻得真义!

【薛洋】我家白菜太可爱,怎么办?

# 好的,我就知道,一个连大纲都没有的人,怎么能写长文呢?

     

# 本人已经开始放飞自我,文不对题,慎入

     

    

    

第 5 章

001 阳光

薛洋有一个习惯,每每走在阴影的地方,一定会四处张望,直到看到阳光照耀的地方,然后使出全力冲向那片阳光,再停顿一下,抬起头,眯起眼沐浴着阳光,然后开始缓缓前行。

还记得我第一次带他出去玩的时候,他突然开始狂奔,给我吓得够呛;幸好那时的他小胳膊小腿的,我没费多大力气就揽住了他,刚想问他怎么了,却发现他仿佛魔怔了,口中呢喃着“光”这样的字眼,直到我抱着他走到阳光下,他才回过神来,然后舒服地眯起眼,脸上洋溢着让我恍神的笑容。

从那以后,我一定会看准天气才带他出门去,尽力走在洒满阳光的路上,看到他小脸红扑扑的,笑容满满,我便也满足了。

     

002 泡沫

阳光晴朗的日子里,我会坐在院子洗衣服,然后搓出许多泡沫,映着阳光变得七彩斑斓,特别容易引人眼球,薛洋也不例外。

每每我洗衣服的时候,便会给他配上一瓶泡泡水,然后让他在一边吹着玩儿,而当他吹出特别的形状或者让他分外喜悦的时候,他便会“洛姐姐”“洛姐姐”地喊个不停,直到我抬起头,露出一脸欣喜,而后夸夸他“阿洋真棒!”的时候,他的眼睛便开始晶晶亮,是这样一个容易满足的孩子啊。

阳光折射过一个个泡泡,映出斑斓的色彩,就像有薛洋和我一起的生活,叫人欢愉。

       

     

     

——————————————————————————————

关于阳光,其实是我和小闺蜜总是喜欢跑到阳光下,再慢慢行走,(◕ˇ∀ˇ◕)


【薛洋】我家白菜太可爱,怎么办?

# 屁话我前面说过一堆了,就不啰嗦了

      

# 很久没来了

   

     

       

第 4 章   当薛洋遇上晓星尘

别问我为什么魔道众人为什么出现了?我们怎么就遇上了?我也不明白,你要知道,我可是把薛洋捡回了家的人,而且,咱们这个文的目的可是所有人都来宠洋洋*٩(๑´∀`๑)ง*

    

晓星尘是个笑点很低的人,一点小事就能让他笑出声;同时,他的笑点也是非常奇怪的,有时突然笑出来,让周围人有些尴尬。

至于我儿子薛洋,这不是年龄小嘛,尤其是洗澡的时候,整天对着小黄鸭“鸭鸭,我跟你说balabalabala……”然后开始咯咯咯咯笑个不停;又加上处于比较以自我为中心的阶段,整天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寻找自我乐趣,开心得不得了。

所以,当晓星尘来我家的时候,简直就是魔性,整个屋子都充斥着笑声。

那天,晓星尘过来,然后带着薛洋在沙发上玩,我就去厨房准备茶点。结果,我一出来,就看到晓星尘笑得几乎要瘫到沙发上去了,我儿子一副呆萌的样子戳了我一脸。

“怎么了?”我问。

我儿子依旧一脸呆萌。

“刚刚……他……阿洋他……”这是快缓不过气,停不下来的晓星尘。

几次都说不清以后,实在是让我摸不着头脑,我干脆都不想知道了,把果点放在茶几上,我坐到沙发上。结果,一不小心坐到了一只尖叫鸡的身上,然后它发出一声长鸣之后,我发现本来已经要缓过来的晓星尘又一次笑得涨红了脸。我表示,一万头草泥马在我的心中狂奔,晓星尘,你的笑点,我真的get不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总之,但凡是晓星尘跟薛洋待在一块儿,满屋子都是笑声,让我生无可恋。不过呢,我儿子跟晓星尘待在一起特别开心,所以这是继晓星尘笑得那么疯,让我很绝望以后我还能欢迎他来的主要原因。

晓星尘很喜欢来我家,常常陪着薛洋玩,常常笑得不能自持。但是……

晓星尘,你,手给我放开,谁允许你整天抱着我儿子的;诶!?儿子,快把你的小胳膊给我放开,不准搂着他的脖子!(╯' - ')╯︵ ┻━┻


【恶友】咳咳……你懂的

# 巨型ooc,雷!!!!
       
# 没拿驾照,不是司机,写到哪里算哪里
   
# 破天荒头一次,应该是车
     
# 所有关于瑶瑶,一律叫做孟瑶,这是我的坚持
   
# 想来是算薛瑶,不过洋略黑化,瑶被虐,慎入!!!
      
     
     
【好了好了,见评论了,一辆破三轮都要被屏蔽😢】
   
     
      
——————————————————————————————
第二天就不写了,又是恩怨情仇,写不清楚😢
       
啊~肝车真的肝不动,写不出,要崩,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薛你】假如你是糖果味儿的……

# 一点模糊的脑洞,写着看,基本上要崩
    
# 严重ooc,请注意避雷
   
# 其实本来有点擦边车的,就看写着还有没有了
     
    
     
你也不知道怎么的,走在路上,就捡到了一只薛洋,这对于你一个十级洋粉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在薛洋注视傻子的目光下,你终于回过神来,然后还是开心得仿佛要爆炸,乐颠颠地领着薛洋回家去了,哦,对了,同手同脚。
“洋洋,你吃不吃糖?”“洋洋,来,这个可甜了!”……一回家,你就把薛洋摁在沙发上,然后在家里找各种甜甜的东西,献宝似的将它们堆到茶几上去。
薛洋沉默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你回家来了。他看着你走来走去的忙碌身影,听着你叽叽喳喳地给他说着“这个甜”“那个好吃”,忽然落下泪来。
“为……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有点沙哑的声音,他问。“薛洋!因为你是薛洋,我当然要对你好了!”你开心地说着,眼睛里充满了神采,亮得有点晃了薛洋的眼。“我?你知道我是薛洋,可你知道我曾经做过什么吗?我……”“知道!我知道!所有的所有,但是你不要说,我不想听到那些事情,我会心疼。我知道!那都不是你所愿,薛洋,你很好!”
薛洋,你很好!
如果……曾经有人这样对他说一句……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薛洋最终还是跟你住在一起了。
一月后,恰逢开学,你俩一起上学去了。
薛洋长得一副好皮囊,在情窦初开的高中岁月里,不知惹了多少眼球。你看着那些围在薛洋身边的女孩子,心里生着闷气:‘凭什么嘛!明明是我捡回来的’‘到底是谁天天给你那么多糖吃’‘每天除了怼我还是怼我’‘整天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知道自己有多招人吗?’……诸如此类,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每天气的要死,但薛洋却仿佛浑然不觉。直到……
那天,校花拦住了你“我喜欢薛洋,你,自己退出吧!”一副高傲的样子,仿佛全世界都该围着她转似的。“我跟薛洋没有关系。”你心里很不舒服,可惜啊,你感情迟钝。“没有关系?你骗谁呢!?没有关系,你跟他同进同出的?还住在一起?”对方的脸忽然变得狰狞。你还是端着礼貌“我跟你没有话要讲,请让一下,我还有事。”你错身想走,却被后面一双手狠狠推了一把“去死吧!”你害怕得闭上双眼,却没有预想的疼痛,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薛……薛洋……”背后传来惊慌的声音。你睁开眼,薛洋满眼冷漠盯着对面的人“滚!”然后又低头看着你,你有些脸红,想要退出这怀抱,却被他搂得更紧,仿佛想把你揉进他身体里。“笨死了”头顶传来他的声音,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你感到他语气有些颤抖。
当他放开你时,你的眼中带着迷惑,不知是不是你的不明就里惹到他了。他拽着你开始跑,等你俩来到一个静谧的角落,他说,
“看着我的眼睛!你,给我听好了,老子,薛洋,喜欢你!听到了没有!?”
“喜欢你,喜欢你……”这句话一直飘在你的耳边,你感觉自己仿佛要飘起来了:原来,我对他是这样的想法吗?你那迟钝的脑子终于开窍了,他却以为你又是在走神了,狠狠摇了你两下“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你狠狠点头“我……我也喜欢你”
水到渠成,双唇慢慢接近,他轻轻吻你,极尽温柔,仿佛平时那个小流氓不是他,调笑于各种女孩的也不是他。
一吻既毕,你缓过神来,开始找他麻烦“那……是谁成天和小姑娘们调笑,嗯?哦,对了,刚刚那个,校花诶,人家喜欢你”你一副傲娇的模样,恰是一副撒娇小女友的模样。倒是让薛洋愣了一下。
到底是薛洋,一下子就回神了:“所以说啊,你笨死了,老子做了那么多让你吃醋的事,你怎么就不开窍呢?!嗯?”
你又愣了。
却没发现薛洋正慢慢靠近你,直到耳垂上传来濡湿的感觉,一声喟叹“嘶~真甜!”你有些害羞,怒瞪对面的小流氓。
“知道吗?我当初跟你回家,大概,是因为你的身上有股若有若无的糖果味儿,让人很安心。”
“什么?难道我在你心里是颗糖?”
“当然不是”你的脸尚未转晴“糖能吃,你又不能”然后,跑?
“嘿~薛洋!你别跑,给我站住”
你俩闹了一阵。
    
“走~我们回家吧,我的糖果女孩~”
“嗯!”
“薛洋牵着你的手”一起朝你们的家走去,斜阳的余晖拉长你们的身影。
       
        
       
——————————————————————————————
好吧~_~,写到这里,我的设想完全是假的,只做到了一点,那就是………………ooc,一个大写的OOC

【薛洋】寥寥几笔,阿洋……

七岁断指泯良善
那年,你方七岁。
你虽饥饿难忍,却也不偷不抢,单是缩在角落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期待他们能给你些吃的。
有人喊你了,他说“将此信交给那人,你便有一盘点心”。那是一盘甜甜的点心啊,对于一个孩子,一个饥饿多时的孩子,多么美好的诱惑啊!
可是啊,这成了你一生的噩梦!
当被人踢打,当点心没了,当无情马车碾过手掌,当......小指断了。
      
污泥重生霸夔州
当你苦难,谁也不会记得:你从未偷抢,你甚至还去帮帮别人,你也曾甜甜地“谢谢”......
不闻不问、落井下石、雪上加霜,开始的你全然不解这些与你处事相悖的做法;直到,你因重伤快要活不下去的那一刻,你眼前都是那些趾高气扬的人快活的模样......还有你天真付出的代价。
凭着满腔怨愤,你挺过来了,一带流氓!
      
天赋卓绝闻鬼道
你有了一生的恶友,他带给你吃不完的糖果。
他让你去修鬼道,你应了,因为他让你感受到了那年后的第一次温暖。
人道你是天生的恶人,殊不知,你凭的是不甘、是不为人知的努力,你已一心向恶,自然越走越远。
可午夜惊梦的时候啊,你还是会一个人缩在角落,捧着左手“果然没有了啊”,直到天亮。
      
明月清风安义城
你活得恣意,从来不屑正人君子,可你还是为他所救。
你几次三番想要下手,却终是贪恋那暖意,迟迟不愿下手。
“既然你现在尚算安好,便不必沉溺于过去”可是啊,你早已回不了头了;更何况,“手指不长在你们身上,你们就不知道痛,是不是!?”你当然要报复回去。
直到......傲雪凌霜来了,这三年,终究是偷来的。
      
空守八年终寥寥
你放在心尖儿上的人魂碎了,你的阳光、你的晴空又一次乌云密布,比之当年更甚。
白纱覆眼,你活成了清风明月的样子。
一只锁灵囊,两把剑,一具棺椁,一座空城,整八年。
“你不配”你终是满腔遗憾地走了。
那落在地上的手里还有一颗泛黑的破碎饴糖。

我是来让你们羡慕的
【虽然可能并不会吧……₍ᵋꏿ৺ꏿᵌ₎】

《醉梦前尘》也有诶
但是配的视频为什么不把霸气虞夫人掌扇王灵娇给配进去😡😡😡,生生让我看了一场莲花坞的覆灭😭😭😭

我表示非常喜欢这个ktv,哈哈哈
【喂¬_¬`这是一首很虐的歌啊】

【薛洋】我家白菜太可爱,怎么办?

# 屁话说过了,不说了
    
    
    
第 3 章
薛洋这孩子吧,本质上是个皮皮娃,这不,跟我住了小半个月以后,什么都暴露了,我能怎么办呢?自己带回家的娃,当然是宠着啊!
   
001 关于“打理”
我的阳台上都是花花草草,虽说审美不咋地,不怎么会打理,但总也是一片绿意盎然中透着各种各样的花,至少算得上小清新,是我非常钟爱的一片天地了。
结果,我儿子那天不知怎么地就看到了一个园艺修剪类的节目,然后跑去阳台“打理”花花草草去了[捂脸]。当他拿着小剪子哒哒哒跑到我书房的时候,我看到的是:我儿子新衣服(对,就是我给他量了尺寸精心选购的)上全是绿啦吧唧的汁液,头上还挂着几片枝叶……然后我儿砸萌萌哒说“姐姐,姐姐快去阳台看看,我把那些发发草草long(四声~)地可好看了”。我表示自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屈服在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下,我还是跟着他去了阳台……然后看着我那比台风过境更惨不忍睹的阳台,再看看我儿子一脸求表扬的样子,我的内心在咆哮:薛洋!我给你脸了,是不是?接着违心地说着“洋洋最棒了(pi)”,然后认命地去给他洗澡换衣服,然后想办法处理衣服上那一摊摊汁液,最后还是决定以后给他套个麻袋算了。至于我的阳台,哦吼,凉凉……
     
002 关于洗澡🛀
小孩子嘛,都挺喜欢玩水的,薛洋也不例外。
每次洗澡的时候,薛洋要带上小黄鸭,一边举着小黄鸭,一边叽里咕噜着“鸭鸭,今天我balabalabala……”然后开始“咯咯咯”笑个不停,于是我除了帮他洗洗搓搓,还要注意着给他顺气。
追溯到第一次他笑得岔气的时候,真的是把我吓得个半死,结果我好不容易又是拍背又是喂水地帮他把气顺过来,这皮皮娃打了个嗝,又继续笑个不停,我表示我能不能给他屁股上来两下?
   
003 关于吃药
薛洋虽然皮,但是也有生病的时候,大约是天气变凉了,他又喜欢玩水,就被流感找上了。
那天,我做完早饭,他还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感到有些不对劲。赶紧去小床边看他,他整个人在床上小幅度扭扭,脸蛋红得有些异常,我这才意识到不对,赶紧摸了摸他的额头,立马带着他去了医院。打针的时候倒还好,他有些昏昏沉沉的,意识不算太清醒,等到他清醒了,把他带回家要喂药了,这才是真头疼。
“吃药药”“不吃药药”……(请自行脑补)“洋洋乖,把药吃了,姐姐马上给你吃糖,好不好?”原本一颗糖能哄好的孩子,就是犟着不肯吃药,直到我加码到了五颗糖并且表示没得商量的时候,他才喝了药。紧接着我才意识到他刚刚好像是在指头缝里偷看我的表情来的,亏我还以为他是不愿吃药在哭来的。“呵~薛洋,我要是再相信你,再给你糖吃,我就是傻子”生病了还这么不安分,老娘我平时没给你吃糖吗?啊?竟然拿这个当筹码骗糖吃。结果,一转头看到他因为吃药皱起的小眉头,我赶紧拿糖给他吃,等到他窝到我的怀里,我真是什么气都消了,“来,啊~吃糖”emmmmmmmmm,真香!
        
总之,自己捡来的孩子当然是自己养啦,更何况,他是薛洋啊!
    
     
    
    
      
      
一个没文笔的我要怎样填上一个自己挖的坑?😢😢😢

【薛洋】我家白菜太可爱,怎么办?

# 一堆屁话已经说过了,不再啰嗦了
   
    
   
第 2 章
由于一直沉浸在捡到薛洋的兴奋中,我前一晚睡得特别晚,但生物钟还是让我醒来了。我看了看旁边小床上的薛洋,被子有些滑落了,睡衣微卷上去了些,露出白嫩嫩的小肚皮,呼呼睡着,我花痴了一会儿我萌萌哒“儿子”;后知后觉地替他盖上被子,掖好被角幸好天气不算太冷,这才不至于感冒。
我起身去洗漱,然后去厨房熬些白粥,蒸几个小包子,当我准备煎蛋的时候,薛洋睡眼惺忪地跑了出来。我赶紧将火关了,然后抱起他,发现他竟然眼泪汪汪的,赶忙问他怎么了。他有些抽噎,带着些鼻音,“洛……洛姐姐,我……我以为你不要我了。”这副小样子可真是直戳我的心,心疼坏我了。
我抱着他走到一边坐下,“洋洋~来,看着姐姐的眼睛”,见他听话,我又说,“姐姐告诉你,我最喜欢洋洋了,不会不要洋洋的,我们拉钩,姐姐一定不骗你。”薛洋仔细地看着我的眼睛,良久,终于觉得我不会骗他,也不会丢下他,然后伸出自己的小拇指,一根完整的左手小指,我险些又落下泪来。
我替薛洋洗漱完,擦干净了小花脸,将他放在沙发上,替他开了部动画,然后继续回到厨房。我将早饭端上餐桌,又去抱他过来,我舀了些糖替他拌粥,然后端起来喂他喝。“阿洋,好喝吗?够不够甜?”终归是个陌生的环境,他还是有些拘束;但我一定要把他宠上天,我坚定地想。
    
    
   
可能还是一开始,也可能从来没甜过,所以真的沾不上沙雕甜。
     
之后可能不会像这样发章节了,前面当做是交代背景了,(才不是我懒得改动Õ_Õ),感觉可能小段子形式比较适合这个文。